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章 湖心垂钓
    我在笑什么?

     秦凡听到少女这般趾高气昂的发问,于是停下手中划船动作,认真的想了一下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我刚才看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,自然想笑。”

     除此之外,秦凡在一瞥之下,他还发现了这两人的不同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 这两人,他们每个人的体内,都蕴含着一股武劲。

     这武劲虽然不强,那少女的更是微乎其微,但仅凭这一点,就能断定他们绝非普通人,而是武者。

     这种武者,秦凡还只是青桑树的时候,就在沙漠中见到过。

     近千年来,由于神道传承的消失,武道渐渐被开辟出来,随后兴起,代替了落寞的神道,成为昆仑界的主流。

     每一个人,如果在幼小就开始练武的话,假以时日,便能在体内凝聚成一股劲气。

     这股劲气,虽然不能与灵元相比,但也能让武者变得强大,切金断石,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 不过还有句话说得好,穷文富武,恐怕也只有富家子弟,才有能力购买各种珍贵药材,提升体质,修练武术吧。

     再看这一老一少,皆身怀武劲,家世必定显赫。

     而这少女,一看就是被家族宠坏,刁蛮任性的主。

     果然,在听到秦凡的回答后,少女的脸色就冷了下来,认为秦凡在嘲笑她。

     “有趣?”

     “既然你觉得有趣,那你也来试试用这直钩来钓鱼吧,今天若是不能钓上鱼来,那我就撕烂你的嘴巴,看你以后还怎么笑。”少女将鱼竿扔了过来,然后仰着头,冷笑一声,一副仗势欺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 闻言,秦凡皱了皱眉,对于这种张口闭口就要撕烂别人的刁蛮女子,他向来不喜。

     也罢,就给她开开眼界吧,不然今天不露一手的话,这女子必定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 秦凡心中暗叹一声,随手将飞过来的鱼竿拍了回去,摇着头淡然道:“我钓鱼从来不用鱼竿,一根水草足以。”

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少女明显被秦凡的行为气到了,本想破口大骂,但转念一想她又改口,娇笑一声,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拭目以待,看你如何用一根水草钓鱼。”

     话虽如此,但少女心中对秦凡很是鄙夷,觉得这小子不光目中无人,口气更是大过天。

     区区一根水草就想钓鱼?这简直比直钩钓鱼还要不靠谱。

     倒是另一边的老者,眼中似有惊疑闪过,但仔细打量秦凡之后,却又没发现任何特别之处,眼前这少年体内没有武劲的存在,显然不是一位武者。

     应该是某个小家族的子弟吧,构不成威胁,也就放任自己孙女胡闹了。

     但是他却不知,秦凡体内的压根就不是武劲,而是比武劲高明了无数倍的灵元。

     秦凡弯下身子,从水中扯出一根一丈长短的水草,捏着一头,体内灵元奔涌,手腕一抖。

     “嗞……”

     水草顿时钻入水中,在秦凡的操纵下,宛如一条水蛇般灵活。

 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 三个呼吸之后,秦凡猛地往上一拉,水草破水而出,在它的尾端,赫然有一条红鲤。

     秦凡轻轻一甩,将红鲤甩到了少女的面前。

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那爷孙俩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 居然真的有人只用一根水草就能钓鱼?

     尤其是那少女,更是张大了嘴巴,满脸不可思议,先前她爷爷用直钩钓上鱼时她就觉得够神奇的了,而眼前这少年做的事,居然比她爷爷还要让人费解,难道钓鱼真的不需要鱼饵?她心中暗暗想着。

     另一边,老者倒是率先反应了过来,但即便是他,也是猛地跳起身来,一改之前的悠闲,走到船头,对着秦凡一抱拳,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原来小友是一位武尊,恕老朽眼拙了,刚才那一手劲气外放,神乎其神,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。”

     劲气外放,此乃武尊的标志之一。

     说到这里,老者心中翻江倒海,更是生出一种荒诞的感觉。

     武尊,虽然很稀少,但他还是见过几个的,但是如此年轻的武尊,他不光没见过,甚至连听都没听过。

     没想到今日随便出来游个湖,就能遇到一位武尊,这种人物,即便是在整个大罗王朝,那都是顶尖的。

     “哼,不就是能用水草钓鱼么,爷爷,你对他这么客气做什么,你也能用直钩钓鱼啊,我看这两者也差不了太多嘛。”少女抿着嘴唇,她虽然看出了秦凡的厉害之处,但还是一脸不服输的说道。

     闻言,老者心头暗道一声不妙,连忙出言训斥:“嫣儿,快住嘴,你这丫头,口无遮拦的,还不快给小友道歉。”

     他这孙女,平时被他惯坏了,出言肆无忌惮,在普通人面前如此也就罢了,但面对一位武尊,这根本就是在招惹祸端啊。

     武尊,岂是一般人,俗话说,武尊一怒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 曾经,他亲眼见过一位武者,由于挑衅武尊的威严,在当天夜里,就被那位武尊给灭掉了自己的整个家族。

     说到底,她还是缺乏对武者的认知,若是她知道武尊这两字代表的是什么,那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了。

     好在这少女还算懂事,知道察言观色,看到她爷爷的眼色,连忙对秦凡道歉。

     而老者也是趁热打铁,弯腰鞠了一躬,诚恳的道歉:“这位小友,我这孙女年轻不懂事,刚才冒犯了您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 对此,秦凡摆了摆手,懒得和一个小丫头计较,当然,若是这两人换一个恶劣的态度的话,结果就不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 见秦凡没有追究,老者也是松了一口气,沉吟一会儿,他又道:“老朽姜子云,不知小友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 “秦凡!”

     闻言,秦凡面色平淡,言简意赅的回答。

     “原来是秦凡小友,对了,今日老朽正巧带了一样好东西来,小友若不嫌弃,来我这小船一叙,算是给刚才我这小孙女的过错赔罪了,你看如何?”姜子云邀请道。

     秦凡本想拒绝,但转念一想,如此也好,至少,从这个老者口中,自己能更了解一下现在的昆仑界。